形成了一幅鲜明的比较画面

  参加了“捡残余”

  “蓝色海洋”叫嚣,每个人都有可能是海洋残余的制造者,也可能是海洋情景的保护者。心愿每个人都能做海洋残余防治的倡导者、践行者,不随便抛弃残余,珍爱海洋情景,让环保成为一种生涯态度,配合守护这片蓝色海洋。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王纳)深圳海岸线最东边的坝光海滩,是一段未开发的海滩,每个周末都有很多人来这里赶海,但这个周末,海滩上却多了一群与众不同的人,他们相聚在一起,带走的是用蛇皮袋装着的一袋袋残余,以及保护海洋的心愿。

  海岸线残余监测将为相关部分决策提供依据

  志愿者变身“残余监测公民科学家” “起底”海岸线残余分布及构成

  因此,本次调查心愿能以深圳 260公里海岸线为根基,剖析不同海岸线存在残余的环境,估测深圳海岸线残余的数量、种类、分布环境以及来源。志愿者们会在不同的海岸线上画样方、打样线、清理样方残余,然后由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情景与能源学院出具专业的调研报告,提交给相关部分作为决策依据。

  还有一个皮肤白皙的小美女,十指赛葱根,给人感觉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女孩子,也在不甘人后地网络残余,她把一个发臭了的牛奶罐子拧开,倒失落水,然后踩扁放进编织袋里,动作娴熟零打碎敲。

  这个画面让人寻思。海洋污染是当前世界十大情景问题之一,据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显示,每年约有800万吨塑料残余进入海洋,而全球受到海洋残余影响的生物种群已从663种增加至817种。海洋残余不仅会对海洋生物的生计造成威逼,还可能成为生物跨天文区系迁移的载体,从而造成海洋生态体系的变化。

  初中生罗振嘉熟练地拿着小夹子网络着海滩上的饮料瓶,他是跟着家人来的,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参加海岸线残余监测志愿者队伍了。有两位高中生正合力拖动一大块建筑残余,他们告诉记者,是从公众号上报名参加活动的,身边也有很多同学报名参加了这次活动。

  记者从“蓝色海洋”理解到,海洋残余根据重量和形状,可分为两类:漂浮残余和沉淀残余。漂浮残余会在风、海浪等作用下搁浅到海岸线上。对搁浅在海岸线上的残余调查是监测海洋情景中残余负荷的主要工具,并已被用于描写海洋残余污染分布环境。它们可用于掂量管理或缓解措施的有效性,导致残余污染的来源和活动以及对海洋生物群和生态体系的威逼。可是截至目前,大赢家足球,几乎统统的海岸线调查都是针对沙滩结束,而海岸线有很多类型,并非只有沙滩,同时大批的海岸线残余并不是只存留在沙滩上,这样得出的数据就无法真正评估海岸线上的残余数量、种类及分布环境。

  活动现场。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轩慧摄

  叫嚣:“让环保成为一种生涯态度,配合守护这片蔚蓝”

  “深圳市海岸线残余监测公民科学家”活动是深圳市蓝色海洋情景保护协会(以下简称“蓝色海洋”)与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情景与能源学院以及广州日报社联合发起的,旨在评估深圳海岸线残余的数量、种类、分布环境以及来源。监测终了后,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情景与能源学院将出具专业的调研报告,提交给相关部分作为决策依据,同时也将调研监测方法向全国推广。

  这群人是“深圳市海岸线残余监测公民科学家”活动中的志愿者,到这片野海滩结束海岸线残余监测。

  面对这些海洋残余,一般人路过都会皱着眉头远远躲开,但志愿者们到了海滩后根本无需动员,连忙投入了事情。50多名志愿者分为三组,分离到不同的区域上画样方、打样线、清理样方残余,所有都显得有条不紊。

  21日下午,广州日报记者跟随志愿者队伍离开了位于深圳大鹏坝光银叶树湿地园邻近的坝光海滩。这是一段未开发的海滩,在海滩的出入口都有蓝色的警示牌,揭示人们要注意安全。海滩上的残余触目惊心,有生涯残余也有建筑残余,记者甚至看到,海滩边的一棵树上,挂满了随着海潮漂浮而来的各种残余,令人作呕。

  在海滩的远处,散落着一堆一堆邻近前来赶海的市民,他们拿着瓶瓶罐罐,在欢声笑语中挑拣着留在沙滩上的小鱼小虾小螃蟹。海滩的近处,是志愿者们用线围起来的一个个格子,他们把格子里的残余一样样清点登记。远近之间,形成了一幅鲜明的比较画面。

  50多名志愿者

  记者看到,有一个赶海的女孩子走过来问志愿者们在这里做什么。当她获得答案后,就默默地走到远处,大赢家,把自己扔地上的一团废纸巾捡起来,揣在兜里。

  另类赶海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