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投诉退费无门

  关门的早教中心,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除了家长的损失如何弥补之外,还有更多深层次的问题值得我们思虑:没有托育办事资质的企业、机构,何以能创办“托儿所”,招收这么多幼儿,且间断多年?无资质“托儿所”终究有多多少?监管有没有盲区?

  事实上,这些企业看到市场上对幼儿托育的需求,钻了空子,打着早教中心的牌子,却擅自创办“托儿所”,在其中从事托育事情的人员,其幼教资格更是无从谈起。且不说孩子能不能学到东西,是否能在那里获得失常的看护,都是一个问号。

  更令人诧异的是,有的早教机构,真实并无早教、托育资质。在今年3月爆出的凯瑞宝贝(北蔡店)疑似“虐童”变乱中,有关部分调查发现,这家凯瑞宝贝分店系上海紫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无早教、托育办事资质。而这样的早教机构,不在多半。

  邵宁/文

  心愿有关部分对于早教机构及时开展排查、清理,这不仅仅是为了防止下一个“凯瑞宝贝”的出现,更是为了无数幼小孩子的安康和安全。

  图片说明:凯瑞宝贝总部大门紧闭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摄

  7月13日,新民晚报报道了位于浦东新区张江路605号的“宝知成”儿童发展中心忽然关门,缘故起因是“交不出物业费”,百余名家长退款无门。“宝知成”给出的解决计划之一是“转校”,吸收方是位于祖冲之路上长泰广场内的凯瑞宝贝。记者在报道中写道:“接盘侠”可能也是坑。

  全日制托幼,每月5000元。由此看出,凯瑞宝贝从事的根本不是早教,而是托育办事,也就是承担了以前的托儿所的成效,但失常的托儿所、幼儿园,费用都是一月一收,哪有按季度收费的?

  结果竟被记者不幸而言中!7月18日晚,新民晚报客户端报道了一则消息:知名早教机构“凯瑞宝贝”人去楼空,卖力人失联,家长投诉退费无门。从7月15日起,新民晚报夏令热线共收到33条投诉凯瑞宝贝的环境,包括徐汇光启城店、浦东唐镇店、宝山景瑞生涯广场店以及普陀我格广场店等多家门店均在投诉之列。一位投诉者称:他为孩子报名的是托幼班。门店有5个托幼班,每个班约有20个2-3岁儿童。托幼班是全日制,在事情日9:00至16:00开班,收费5000元/月。托幼班最少按季度缴费,且国际班收费更贵。

  这几天,大赢家足球大赢家足球,有关早教机构关停的新闻不断。新民晚报记者也成了神奇的预言家。

  新民快评|早教机构接连关门 无资质“托儿所”终究有多少?该如何管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