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调解事情最长于打“心理战”

  调解,打“心理战”很重要

  理解环境后,胡辉先和两边谈心,但单方都不肯妥协。胡辉只得从两边社会关系着手。细心一查,美容店老板的老公居然和胡辉还是熟人。于是,胡辉请他喝茶,给他讲明事理,终于把这个老板的老公说动了,同意回家去做老婆的事情。美容店老板从一分钱都不愿赔到同意赔2万元,又渐渐松了口加到6万元。

  彭女士以为是美容店的产品有质量问题,要老板卖力,要她把自己消费的20多万退回来。但老板以为她店里的产品都是经过有关部分检验的合格品,一口咬定一分钱都不会赔。

  他做调解事情 最长于打“心理战”

  黄陂区司法局供图

  这下胡辉心里有了底,他又来找彭女士。“你这到法院起诉很可能不被支持,大赢家,现在美容院好不容易同意赔钱,不如两边各退一步。”他找到彭女士亲戚、同事帮忙做事情,最终彭女士接收了6万元补偿。

  面对这个棘手的案子,胡辉和同事两个多星期日夜加班。一大早就到村里理解环境,和家属沟通,沟通无果,又把两个家庭的亲戚冤家独自请出来谈,再请他们帮忙做家属的安抚事情。还派人陪着家属守灵,劝慰陪伴他们,缓解家属情感。同时也通过各种方法和砖厂老板谈,让砖厂老板明白,大赢家足球,这究竟是他过去开挖的地方,没有及时填埋导致安全隐患,于情于理于法都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内心不弱小的做这个事情,一下就解体了。”胡辉感叹。每天面对各种各样的纠纷,大多是负能量,他笑称,做调解每天都要对着形形色色的人不停摆事实讲事理,回到家里了就只想安宁静静地做个宅男,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胡辉说,司法所的人民调解事情非常讲求技巧,能帮助当事人取得应有的权柄,他也很有称心感,“我心愿能让受害者不光获得应得的利益,还能获得公允正义,获得心灵上的慰藉”。

  巧解美容事件纠纷

  2016年7月,胡辉担任前川司法所所长才一个月,就碰到了一个棘手的案件。辖区有个废弃砖瓦厂,外面的水坑雨后积满了水。三个孩子放暑假进去玩水,不料滑进去两个,其中一个孩子的姐姐见此情形,便下水救弟弟,没想到自己也没再上来。三个孩子就这样没了。

  苦调小孩落水事件

  刚中有柔司法所长曾是优秀特种兵

  彭女士想去法院告美容店,但她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自己脸部问题是运用美容院的产品导致的。她又不甘心,便带人围堵美容店,两边纠缠了两年多。

  长江日报记者梁爽 实习生万芷怡 通讯员王继明

  胡辉(左二)现场调解纠纷

  前川司法所连续3年被区司法局评为“先进集体”、胡辉本人也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胡辉的调解事情有啥秘诀?“光靠嘴巴说很空洞无力,只讲感情讲事理讲法律讲对错是没有用的,最重要的是要讲到当事两边心坎里去。”在司法所事情了三年,胡辉认识到,打“心理战”很重要,因此,他日常平凡不仅学习各种法律知识,还研读了不少心理学方面的书籍。

  “我只靠六字法则‘脚勤、手勤、脑勤’!”如今,胡辉不仅是司法所所长,更身兼上层调解员、法治鼓吹员、法律办事者、社区矫正员等多重身份。

  30多岁的彭女士在前川一家美容店办了会员卡,3年来消费了20多万元。一直以来,彭女士对该店的美白效果都挺满足。可是彭女士的脸上慢慢开端出现大大小小的色块,成了个“大花脸”,出门都要戴口罩。

  “做人民调解事情,必须得‘刚中有柔’。”胡辉曾经是法律“门外汉”,可自打他2016年被街道保举离开前川司法所后,边学边干,如今讲起法律条文来头头是道,俨然已是一个专家。

  洁净疲塌的板寸头,总是挺直着腰杆,深麦色的皮肤,从黄陂区司法局前川司法所所长胡辉身上很容易看出军人的影子。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

  两个家庭的家属悲痛万分,亲戚冤家将前川街服务处围得水泄不通,要求砖厂老板赔钱。但砖厂老板也以为委屈:这个厂早已经废弃了,水坑上也挂了警示牌。他觉得这个事和他没有关系,不愿意赔。

  忙了半个多月,胡辉总算将这起案件调解成功了:一方面砖厂老板结束赔偿,另一方面政府做好善后安抚事情,将两个家庭的穷苦人员纳入低保救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