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观察北极鸟类的最佳位置

  泰戈尔诗云:“蓝天之下,万物熙攘。”无论是人迹罕至的地域里任意生涯的豺狼虎豹,还是在城镇扩张中与人类生涯发生交集的花鸟虫鱼,都在摄影师的镜头里定格了诗意的瞬间。身处这个巧妙的观影世界,沉醉于欣欣向荣的大人造中,好像气温也骤降了几度。

这几幅作品均为青少年摄影师创作。
  在这一单元,获奖作品根据参赛者的年龄段分为10岁及以下、11-14岁、15-17岁三组,来自西班牙的Carlos就是11-14岁组的选手,他有两幅作品都在这一单元展出。那是复活节假期的一个清晨,Carlos滑下船舷,进入一个漂浮的隐蔽点,这是观察北极鸟类的最佳位置。拂晓时刻,几十只长尾鸭出现了,借着自水面反射的光芒,Carlos的镜头捕捉到这只正在打盹儿的长尾鸭。
  Fred之前从未见过野生松鸡,因此当父亲在家邻近的保护区发现一只雄黑琴鸡时,大赢家,他迫切心愿能够或许见到它。当他们靠近时,雄黑琴鸡正跳跃到一棵倒下的树上,开展尾羽将头甩向空中,随后发出了一种意想不到的声音。“这种鸣叫听起来就像是枪上膛后开火的声音”,Fred回想道。

  7月21日,野活跃物摄影展展开以来的首个周末,尽管骄阳似火,丝毫没有影响观众们看展览的热情,蜿蜒的队伍从成博门前的广场缩短至天府广场地铁口。不少观众带着小冤家专程赶来参观野活跃物摄影展,跟随摄影师的镜头来摸索大人造的奥秘。

  夏日炎炎,去哪儿探求一处清凉的所在?成都博物馆新展“万物熙攘:第54届全球野活跃物摄影展”是个不错的选择。
年青摄影师的视角

  这组动听心魄的作品 竟都出自青少年之手

  成博野活跃物摄影展展开首周末人气旺

  为了拍摄前来繁殖的候鸟,Fred在自家门前这片清静的草甸上连续逗留了三天。在第三天的傍晚,他发现了这只沐浴着柔和晚霞一展歌喉的黄鹡鸰。由于周围遍布着刺荨麻和蚋蚊,Fred尝试了好几次才完成这幅《草甸之歌》,拍下它“张开角度刚好”的喙。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曾洁

观众正参观这几幅由青少年摄影师创作的野活跃物作品。

  本次展览精选87幅/组作品,大赢家足球,分为动物行为、最高奖项、镜头构图等九大单元,通过摸索和颂扬地球上生命的多样,提示人类对情景的影响,以唤起大家对人造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思虑。
  求偶时,雄黑琴鸡会通过认真演出吸引雌性的注意,同时吓唬其余雄性以保护自己的领地。通常环境下,雄黑琴鸡汇聚在一起互相竞争,称之为“求偶场”。《流浪的演出者》上这只黑琴鸡可能是为了探求其余雌性而来到了群体。显然,它已将Fred父子当作了自己的竞争对手。

  除了西班牙摄影师Carlos,比他更年幼的Fred也有两幅作品获奖,深得观众的爱好。这个年仅8岁的爱沙尼亚男孩,用自己稚嫩的镜头,展示了他眼中的动物世界。展厅里,他的作品《流浪的演出者》、《草甸之歌》深受许多小冤家的爱好。
  于是,他的作品《梦中之鸭》获得大赛评委会的一致认可,“在光芒、图案和动物行为之间达到如此有力的平衡需要高超的技巧。这是一幅完美的肖象画——照片中这只标致的鸭子既警戒又安然”。

八岁男孩两幅作品获奖
  值得一提的是,大赛激励年青的摄影师们关注周围人造情景,分外设置了“年青摄影师”组别,无论是分外大奖《卧闲的花豹》,还是神色呆萌的《管中窥鸮》,均出自17岁以下的摄影师之手。这些年青参赛者的拍摄技艺高超,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催促我们透过下一代的视角来看待人造世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